茶道 | 古琴 | 山居 | 书法 | 修行

中国最后一个用先生称呼的女性走了

087F26A03A14C20E30FA8E0891A14B47

Img451393896

新婚的钱锺书(左)和杨绛搭乘邮轮赴英留学

5月25日报道港媒称,中国著名女作家、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钱锺书夫人杨绛25日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享年105岁。人民文学出版社已确认了这一消息。至此,杨绛与丈夫、独女已先后走完人生路,她笔下的“我们仨”悄然谢幕。
据香港《经济日报》网站5月25日报道,互联网近日已流传杨绛病重。但其侄女曾出面应,她只是轻微肺炎,病情已经控制住。据了解,杨绛生前住在北京三里河,独女钱瑗和丈夫钱锺书于1997年和1998年相继去世后,其后她一直与保姆住在这里,闭门谢客。
晚年住北京三里河 近日传病重
杨绛,原名杨季康,祖籍江苏无锡,1911年7月17日生于北京。少年时代先后在北京、上海、苏州等地读书。1932年毕业于苏州东吴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当年考入清华大学研究生院,为外国语言文学研究生。
杨绛1935年与钱锺书结婚,同年夏季与丈夫同赴英国、法国留学。1938年秋回国,曾任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学院外语系教授、清华大学外语系教授。1949年后,调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据报道,2003年她出版回忆一家三口数十年风雨生活的《我们仨》,96岁又成书《走到人生边上》。至2014年,103岁的杨绛新书《洗澡之后》出版,这是她98岁后为其小说《洗澡》所写的续作。
钱锺书与杨绛最美的爱情
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称,“最贤的妻,最才的女”,在国学大师钱锺书心目中,妻子杨绛无人可比拟。两人相濡以沫超过半世纪,是文学界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
1932年初,21岁的杨绛原本考上燕京大学,但临时变卦去了清华大学当借读生,在那里认识了钱锺书。杨绛母亲后来打趣:“阿季(杨绛原名杨季康)的脚下拴着月下老人的红丝呢,所以心心念念只想考清华。”

1690229234327550827晚年的钱锺书和杨绛,两人相濡以沫超过半世纪

  钱锺书约会杨绛 见面第一句话:我没有订婚
当年3月初,两人在清华初见。杨绛眼中的钱锺书身着青布大褂,脚踏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眼镜,眉宇间“蔚然而深秀”。当时两人只是匆匆一见,甚至没说一句话,但当下都彼此难忘。
钱锺书其后写信约会杨绛,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杨绛答:“我也没有男朋友。”从此两人开始鸿雁往来,“愈写愈勤,一天一封”。杨绛蓦然惊觉:“他放假就回家了。(我)难受了好多时。冷静下来,觉得不好,这是fall in love(坠入爱河)了。”
 “绝无仅有的结合了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1935年两人结婚,开始了60多年的姻缘。在抗战结束后出版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人.兽.鬼》,钱锺书写道:“赠予杨季康,绝无仅有的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在钱锺书发表《围城》的时候,有人怀疑他本人就是买了假文凭的方鸿渐,有人同情他娶了难缠的“孙柔嘉”,但有学生见到杨绛后便说:“钱先生,其实您的孙柔嘉蛮不错的嘛。”
多年后,杨绛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把它念给钱锺书听,钱当即回说:“我和他一样”,杨绛答:“我也一样。”
报道称,杨绛陪钱锺书西方游学,在创作上也全力辅佐丈夫。两人闲时在家无事,便对坐读书,还常常一同背诗玩儿,发现如果两人同把诗句中的某一个字忘了,怎么凑也不合适,那个字准是全诗中最欠贴切的字,“妥帖的字,有黏性,忘不了。”
可能是中国最后一个用先生称呼的女性
他们的女儿钱瑗曾说:“妈妈的散文像清茶,一道道加水,还是芳香沁人。爸爸的散文像咖啡加洋酒,浓烈、刺激,喝完就完了。”
如今斯人已逝,芳香永存,令读者感慨不已。有网民留言,“再不用‘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望先生一路走好”,“可能是中国最后一个用先生称呼的女性了,也给那个时候美好的时代画上了句号。”

本文來源:參考消息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