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 | 古琴 | 山居 | 书法 | 修行

專訪日本茶道大師-千玄室(水均益专访实录)

日本茶道大師,茶道培訓

領導人與茶道,中国茶道培训

今日庵(茶道空镜),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安静简朴的院子,然而在这里,却有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人都留下过足迹。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法国总统希拉克。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曾经说过,每次到日本访问,无论多忙,他都要抽空到这里品上一碗茶,看到茶碗里绿色的茶沫,他在纷繁世界里奔忙的心才能静下来。
这个院子位于日本京都,它属于最大的茶道流派里千家,而这次接受我们采访的正是能带给这些政治人物静气的里千家第十五代掌门人千玄室。

西安茶道培训, 茶道培训
水均益:您今年高寿81岁,在日本您享有,在全世界享有很多荣誉,甚至有人说您是茶道的宗师,那么我想问一下在您的心中,茶是什么?
千玄室:对我来说,茶并不仅仅是一种饮品,而是人与人、心与心之间交流的一个重要媒介。在日常生活中,人和人在互相交流时,要想在短时间里达到知心的程度,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通过彼此敬奉和饮用一碗茶,我给您点一碗茶,您来喝这碗茶,这要经过很多程序、动作,主客之间通过点茶、敬茶、喝茶等动作,所以是可以交流彼此的感情和心情的。
水均益:那么我理解茶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媒体,通过茶,刚才您说的有交流,甚至有一种心与心的交流,甚至可以达到一种境界,是这样吗?
千玄室:是的。这就是我们所提倡的茶道中的“道”的境界。茶道是一种通过喝茶修心的道。人的心灵应该时常拂拭,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内心世界越来越丰富。
水均益:您作为宗师,有没有可能给我们用一些最简单的语言,给我们讲讲何以为茶,何以为道?
千玄室:饮茶的习俗在古代是由中国传到日本的。但是,日本茶道与中国人的喝茶非常不同,日本讲究茶不是拿过来就可以随便喝的,它要有一定的规则程序,就像搞体育活动一样,也需要有个规则,并且必须遵照规则来进行这项喝茶活动。茶道的精神就是蕴含在这些看起来很烦琐的喝茶活动之中的。
水均益:一般人会这么想,喝茶首先第一个要素就是解渴,我渴了我就把它喝就可以了,它怎么能够升华到一种道,甚至一种道理。
千玄室:如果单纯是为了解渴,茶道中很多烦琐的礼仪就没有意义了。其实,人通过做烦琐的事情,才会意识到自己有很多的烦恼,而通过复杂烦琐的点茶做法,就可以使人忘记这些心外的琐事,变得心平气和。你要知道,人要做到心平气和可不容易呢,比如,我们平时喝茶时,可能会一只手去拿起茶碗来喝,也可能双手端起茶碗来喝,但单手拿茶碗喝茶就不如双手端起茶碗来喝美观、安全,茶道就要求用双手端起茶碗来喝。茶道就是这样通过对一个个小的言谈举止的合理的规定,使茶道修行者逐渐成长为一个举止大方得体,心平气和的人的。
日本古代并没有茶树,也没有喝茶的习惯。茶叶直到唐宋时才从中国传到了日本,那个时候茶叶非常珍贵,所以茶道是贵族和武士才有的享受。在丰臣秀吉统治时代,茶道大师千利休化繁为简,去掉了人为的装饰,使茶道摆脱了物质束缚,还原了淡泊的面目。
在以后的年代里,千利休的弟子们对他的茶道理念加以继承和发展,使茶道成为一种生活化的艺术。日本的风俗、习惯、衣食住行、瓷器、漆器、绘画,甚至文学,全都蒙受了茶道的影响。它不但弥漫于贵族们高雅的楼阁,而且也渗入了平民的家家户户。甚至有了“没茶气”这样的俗语,意思是说某人对亦庄亦谐的趣味非常愚钝。
茶道“里千家”就是由茶道始祖千利休的小儿子继承发展而来的,历届日本首相每年元旦都有亲自赴京都接受里千家献茶的习惯,而在日本许多重大祭奠中,也都会安排里千家的献茶仪式。因此,在有些人眼中,里千家茶道留下了华丽的印象。

中式茶室设计,日本茶室设计
水均益:如果有人跟您说,日本的茶道就是华丽、盛装、烦琐,假如您听到这样的想法您心里会怎么想?
千玄室:有人认为日本茶道是一种华丽的表演,但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茶道穿的和服是日本的民族服装,而日本人平常也是生活在有榻榻米的空间里的,穿着和服在榻榻米上做茶道,实在不能算是华丽。
水均益:我知道实际上您的祖先,千利休先生曾经说过,茶道可以把它回归到非常简单的方式,就可以在两张榻榻米上进行,我理解茶道实际上它的精神在于它最简朴的条件下可以发挥。
千玄室:茶道讲求“和·敬·清·寂”这四个字,“和”即和平的和,要人做到和平相处;“敬”即要发自内心去尊重别人,不从内心尊重是不行的。“清”不仅是指环境的清洁,还包括净化心灵及发自净化了的心灵的言行;“寂”就是很沉着、很冷静,不因外界的变化而动摇的寂然不动的心境。在日本的战国时期,当时社会动荡不安,就特别需要这种精神,武士们卸下腰刀放在一边,大家促膝而坐,来品一碗茶,在草地上也可以,在一条榻榻米上也是可以的,无论任何时候都可以喝茶,千利休居士就是这样开始他的茶道的。茶道至今已传了四百多年,一直到现在。
水均益:要是喝一次正宗日本茶道的茶,需要大概多少工序?
千玄室:日本茶道喝茶的做法是这样的,喝茶之前,先要用点心,吃完点心之后,把盛点心的纸放起来,再喝茶。如果吃不完剩下了就用纸包好装在和服袖子里边,然后再喝茶。喝茶时,要先把茶端过来,说一声感谢,然后再喝。一定要两手端着茶碗喝,一口一口地细细地品尝。茶碗中是绿颜色的茶,而绿色是大自然的颜色,这口茶喝下去之后,您就会觉得和大自然融为一体,变得心境平和了。
水均益:还有茶碗要转两下,把最美丽的图案对着自己或者对着主人。
千玄室:客人在喝茶时,通过转两下茶碗、避开茶碗的正面来喝茶,是为了退让一步,表示自己的谦卑。你知道,随着长大成人,我们很容易变得傲慢,这样是很不可取的。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人,都要发自内心地谦虚一些。
水均益:其实这些形式、这些可能有的人说是类似繁文缛节的形式,它的目的已经不在于形式本身,而在于通过这样一个形式让您的心灵得到一种净化,或者说一种升华,我不知道我理解对不对。
千玄室:您的理解是完全正确的。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政治家还是经济人士,还是学者,如果人与人之间不能真诚相待是不行的。而且无论您的地位高低,都不能忘了自己是从什么地方开始起步的。人永远不能忘本。
千玄室:茶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您是地位高,还是地位低的人,没有什么区别。若您对地位高的人是恭恭敬敬的,而冷淡地位不高的人,这是不应该的,茶道讲求人人平等,没有人格的差别。正因为这样,茶道才在日本持续了四百多年。
水均益:共济一堂喝一碗茶,我从您的话里能听出来无论是年长、年幼的,无论是普通的人,还是尊贵的人,或者说一般的人,还是像您这样大宗师这样的人物,其实喝茶都是一样的。
茶道世家长子传承400载,家族传统与茶相伴命运已定,清茶雅道难敌侵略之凶,茶道传人被迫弃茶从军。先祖反战被迫切腹身亡,后代赴死期望结束战争,同伴尽死战败之后成冤魂,茶道世家死里逃生颂和平。
解说:1923年4月19日,在京都的今日庵,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了,他就是千玄室。千玄室的诞生给这个世世代代靠长子传承的茶道世家带来了希望。但是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茶人,千玄室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他每天除了学习书法、绘画,还要练习插花、点茶。然而,要想成为掌门人,最关键的还是要到寺庙里去修行坐禅。为此,从打扫庭院开始,千玄室在日本有名的大德寺和妙心寺共修行了33年。

西安茶道培训, 茶道培训,茶道文化
水均益:我知道您家族茶道是靠血缘来继承的,您刚才说四百年,而且只传长子,传到您这儿是第15代,可以说作为长子,您的命运从一出身就被安排好了,您怎么来接受这样一种安排?
千玄室:我出生在这个家,无论是我眼睛看的,还是耳朵听的,都是茶,因为在我出身在这个茶道世家,在我周围到处都是茶,所以也就没有任何抵抗,很自然地就进入到茶的世界了。所以也感觉不到对茶有什么抵抗的,我即使想逃,也是逃不掉的。
水均益:在您六岁的时候举行过一个举茶的仪式,那是不是您第一次意识到您要作为这个家族的传承人?
千玄室:六岁的时候,这实际也是按照中国的惯例做的,学各种文艺、道,一般都是在6岁那年的6月6日开始初次学习的。
水均益:中国六六大顺的意思。
千玄室:刚开始学茶道时,还是个小孩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要继承家业。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要继承这个家大概是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吧。当时从学校放学回来,还得继续学茶道,进行茶道修行。正是通过这些活动,我才慢慢地意识到将来必须成为家庭的责任者。
水均益:当时谁教您,是您的父亲吗?
千玄室:教我的是我的父亲,当时我的祖母也非常喜欢茶,他们就在我们家住,也经常教我修习茶道。
水均益:大概怎么个教法?
千玄室:当然是先读书,讲解茶道的内涵、茶道的历史等。然后是学习如何点茶,我的家人对点茶时用茶的量、注入开水的量及点茶的姿势等都要求得非常严格,每点完一碗茶他们都要品尝一下味道,若这碗茶不好喝,我就得重新点,每天就是这样不断地在重复这些内容。
在接受茶道训练的同时,1942年,千玄室也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进入了大学读书。1944年,千玄室正在日本同志社大学经济系学习,还有两年就能顺利毕业了。然而此时,日本军国主义挑起了太平洋战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千玄室的身边走开步入了战场。就在这个时候,修行平和的茶道、并一直为继承家业而做准备的千玄室也被迫参加了军队,21岁的他经过训练,后来成为了日本海军的一名飞行员。
水均益:历史上叫神风突击队
千玄室:我正是其中的一员。
水均益:您是不是当时已经喝了壮行的茶已经准备要上战场了?
千玄室:是的,当时我和战友们共喝一碗茶后,大家就准备登机出击了。
当时出击得接到命令才能起飞,但只有我一个人没有接到出击命令。后来我曾经三次去请求命令我出击,我说我想和队友们一起出击,但是队长对我说,让您出击的命令还没来,再等一会儿,肯定会来的,您再等一会儿,我提出的三次要求都被拒绝了。当我第三次去的时候,战争结束了,于是我就得救了。说实在的,当时我要是和战友一起出发的话,应该早就死了。所以说,我对自己能活这么大岁数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现在想来,我如果在战斗死了,我的心情可能会安慰一些,会觉得对得起那些战友。
水均益:您后来知道是为什么原因没让您上战场?
千玄室:我那时候也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因为我是长男,当时的日本海军和陆军不一样,在海军服役的人只要是长男,就要尽量把他留下来,先让在家排行老二、老三的士兵出击,最后才让长男出击。
水均益:您是茶道世家出身,耳濡目染受到茶道的熏陶,我相信包括茶道里这种和平,但是您却像刚才您说的,参了军,而且您愿意去,几次要求上战场,甚至您刚才说,您没有和您的同伴一起上战场,而感到有些遗憾,这中间是不是有冲突?
千玄室:当时我参军是因为我愿意为战争而死,我想让战争早日结束,而要想结束战争,我们就都必须死掉。我参军的目的不是为了去进行战争,而是想通过我们的勇气来把战争早日结束,没有任何人会主动愿意去参加战争的。现在想想,在当时即使死了也是没用的,一点价值也没有的,但是当时我们想的是,只要我们不死,战争就结束不了。
参军后,千玄室几次请求参战赴死,他的目的是为了早日结束战争。而他的祖先千利休也是因为阻止战争而死的,这是千玄室从小就知道的故事。
四百年前,为了扩张势力和丰富资源,丰臣秀吉决定侵略朝鲜,也就是那时的高丽,然而,作为丰臣秀吉的茶头和政治顾问,千利休却认为侵略行为不可取,并预言这次战争会失败,利休的言行引起了丰臣秀吉的强烈不满,于是他以莫须有的罪名勒令利休切腹自杀。在当时的日本,作为臣子的千利休,这是一个必须执行的命令。正所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在自杀的这天,利休邀请他的几个弟子举行了临终茶仪式,在静静的茶室里,他一一为客人敬茶。之后,利休将各种器具一一赠给了在座的弟子,只留下自己的那个茶碗,“被不幸者的嘴唇玷污过的茶碗不应该再让别人使用”,他说完就把茶碗打碎了。

茶道挂画,日本茶道挂画
水均益:这种事正好能够说明这么一个现象,实际上像追求和平、追求平和的茶道,在有些极端情况下也是无法阻挡战争的,有时候甚至会被战争逼的,像您刚才所说,甚至是无法抵抗战争有的时候这样一种逼迫,甚至是无奈的境界。
千玄室:利休居士是为了和平剖腹自杀的,他当时剖腹用的刀,现在还在我家里保存着。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宝贵的和平的象征,每当我看到那把刀,就想到利休居士的确是想通过茶来实现和平的,他和当时最了不起的人丰臣秀吉抗争,劝他们不要进行没有意义的战争。日本是受到中国、高丽的文化恩惠的,大家应该和平相处。这个世界应该维护和平稳定,光靠用嘴来讲是没有用的,我要用全身力量来努力,通过茶道来传达这种理念,这是我最忠实的心情。
水均益:对于您祖先这些经历,包括您个人在战争时期一种经历,使得您最后对战争、和平这种关系,产生切身的,甚至是更深刻的一种认识,于是您提出一个口号,叫做一碗茶里的和平。
千玄室:是的。茶道的挂轴中常见的是画了一个圆圈的挂轴,这个圆圈即意味着开始又意味着结束,大家都是在这个圆圈当中生活的,在一个地球上生活的,世界应该努力和平相处。
在日本的传统文化中,尚武好勇的武士道与平和尊礼的茶道是日本民族性格中的两极,在两极之间是复杂的、很难读懂的日本:周到礼仪与残忍征战;优雅插花与噪动尚武;平和茶道与张狂扩张;执著尊古与顺势而为,民族发展的特殊历史将这些似乎矛盾相斥的特点揉为一体,构成了独特的日本文化。
但是,通过茶道和武士道这两个看上去的两极,也许是了解日本文化历史发展的一个途径。
水均益:您有没有感觉其实在战争时期,就算美好、这样平和的茶道实际受到破坏,甚至给人感觉,这么好的东西在战争时期无用武之地,有的时候甚至是无奈。因为您如此高尚和平这种茶道,挡不了战争,挡不了人类丑恶的心灵。
千玄室:茶道在战争中也是可以起到一点点作用的。你知道,武士是不能挎着刀进茶室的,必须把刀放在茶室外面,这是规则。茶道是崇尚和平的,大家不要忘了,茶室是一个能坦诚、开诚布公地相处的场所。
水均益:我相信在战争之前,茶道的流派已经在日本有了很大的影响,当时据了解,日本政界、军界、高级官员,也经常到您的家里座谈茶道,他们进去之前把刀放在外面,但是他们出来之后,还是把刀别上,而且发动战争。您看到这种状况,是不是心里很难受?
千玄室:来我这儿喝茶的人,无论是军人,还是经济界的人士,大家都是主张坚决不能介入战争的人。因为他们是反战派,所以后来很多人都被罢官了。
水均益:如此流行,而且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像您刚才所说的,包括日本还有其他的传统,非常好的传统,为什么您觉得最终没有阻止日本当时侵略者的战争,没有阻止过军国主义的脚步呢?
千玄室:在战争的时候,就是因为不喜欢茶道的人掌了权才把日本引上了邪路。他们不理解茶道,茶道对他们来说也就没有什么意义。
游走生死边缘更觉生命可贵,奔走全球宣传“一碗茶里的和平”,推广茶道注入现代经营理念,吸引各国名流政要品茶论道,走进中国受到邓小平的鼓励,提倡和平步入联合国举办茶会。
战争结束了,死里逃生的千玄室回到了故乡京都,然而他发现这个故乡已经不再是他离开时的旧模样了。
为了占领改造,当时美国军队鼓励军人学习日本文化,了解日本。千玄室的家里走进许多前来学习茶道的美国军人。通过和这些人交流,千玄室也对这些美国士兵产生了兴趣,增强了他向西方世界推广茶道的信心。
1952年,29岁的千玄室虽然没有护照,但他还是踏上了到美国夏威夷大学留学的道路。在美国留学期间,千玄室不忘宣传茶道,在那里成立了夏威夷分会,受到了当地人的热烈欢迎。
推广茶道,如同少年时代学习插花、书法、绘画一样,都是为成长为掌门人而做准备的。然而千玄室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成为日本最有影响的茶道世家掌门人的过程竟是那么特殊。
水均益:在您39岁的时候,也就是1962年正式变成您家族茶道的掌门人,您还记得当天的情景吗?
千玄室: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由于我的父亲突然去世,我必须马上继承这个家族。继承掌门人的时候,我的心理准备还不是很充分。作为掌门,我觉得自己还要认真地继续修行,所以当时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是非常严厉。那时我才真正体会到对自己要严格,对别人要温和这句话的真正含意。在中国好像有这么一句话,待自己如秋霜,待他人如春风,我对这句话非常感兴趣。
水均益:继承掌门人之后,您在您家族茶道并不是最大的,在日本,但是后来您发展到今天,您实际把它变成日本最大的流派,很多人研究您的做法,包括如何使您家族茶道变成最大的流派,您有什么秘诀吗?
千玄室:首先自己必须谦虚,这是最重要的。不要光看自己的脚下那一点点,应该视野开阔一些。不要光看自己眼前的一点点东西,要看得更多,而且凡事都要有个乐观的心态,无论什么事都要向前进,这是我经常督促自己要做到的一点。
水均益:发扬光大您家族茶道的时候,引入一些现代的,甚至是现代一种经营理念,包括现在企业一些做法,
千玄室:我在大学里的确是学经济的,后来我采纳正规的教育方法开办茶道学校,也可以说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吧。
水均益:里千家整个茶道的发展,有的时候给人感觉像一个企业化管理的方式,现代企业化管理。
千玄室:可能会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然而要想更好的理解和宣传日本茶道,是需要一个这样的组织的。建立一个组织,这样才有活动的基础。
水均益:我听说当年您在韩国推广茶道的时候,好像不是特别热烈,韩国人觉得日本茶道来,勾起他们过去历史不愉快的回忆,您当时怎么做?
千玄室:其实,过去在韩国学茶道的人也是很多的,但战争之后,大家一下就不学了。如今日韩文化友好交流开展得也很好,韩国开始放宽对日本文化的禁制,现在韩国很多大学里已经开设了日本茶道课,在大学也有很多人特别想学习日本茶道。我今后还想把这个交流扩大发展下去。假设将来有一天时机成熟了,如果能和朝鲜成为好朋友,我还想去那里传播我的茶道呢。
大学时主修经济、拥有现代企业家智慧的千玄室在全球展开了他的茶道交流宣传计划。现在在日本有600万人修习茶道,而这其中,60%学的都是里千家。
在中国,从1979年开始到2001年的22年间,茶道里千家共派出了100次访华团进行交流,不仅如此,千玄室还于1994年在天津创办了里千家茶道短期大学,今年这个学校已经迎来了它的十周年庆。
由于茶道的广泛影响,里千家的今日庵每年都要接待很多政治家,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就坐过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元首,暂缓一下匆忙的脚步,品一碗绿色的茶,想象一下世界的“和敬清寂”,这正是千玄室提倡的“一碗茶中的和平”的真意。

日本茶道意境,茶道艺术教育
水均益:您如何看待茶道在世界为什么能受到这样的礼遇,您觉得里面的根本是什么?
千玄室:可能主要是因为茶道讲求心和心的坦诚交流吧。主人专心致志地为客人点茶,客人也是认真地关注主人的点茶,点茶,奉茶,品茶后彼此会心的笑脸,这些都不用太多的语言就可进行心与心的交流,这确实是很难得的。
水均益:世界各地,包括您在京都的今日安里接待很多著名的人士,这当中有没有一些给您留下印象深刻的?
千玄室:印象很深的应该得说还是邓小平阁下。当时,在人民大会堂邓先生喝了我点的茶后,说了一句话,“这茶喝起来让人感到很平和,你一定要把这种平和的心境传给中国人”。就这样,托了邓小平阁下的福,我才来到中国传播茶道。另外,我和安南秘书长的交情也有15年多了。三年前,在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之前,我还曾经在联合国举办了一次大茶会,当时茶会做得很出色,世界和平是联合国努力的目标,他们能邀请我去举办茶会,大概也是因为茶道崇尚和平的缘故吧。
水均益:很多人在喝了您献的茶之后,他能感受到这种心情的一种升华或者一种美好的感觉,您能看出来吗?
千玄室:是的,我向他们去献茶,无论是战场还是一般的地点,我都可以向对方献茶。主人点茶的时候要想着对方,举办茶会都要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这个事情。我们做事不要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如果说不能发自内心去敬奉对方的话,那是不行的,和平也是这样的。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应该拥有这种心情,即必须先把自己给抛开,抛开自己,为他人奉献。我不知道我晚年还有多长时间,我将在有生之年继续奉行我这一理念。
水均益:很有活力。
千玄室:我现在能够给您献碗茶我就非常高兴,我现在死都可以了。茶就是这么个东西,无论我去什么地方,能够忘我地给我的客人献茶,我就觉得自己非常幸福,也非常有干劲了。
水均益:您的话语当中,听出来您对这种事业的一种执著、一种奉献,深深的一种爱。所以在我们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非常感谢您今天对我们所说的这一番话,我理解这是您对我,以及我的很多观众非常好的一次献茶,非常感谢。
千玄室:能够接受您的采访,我也感到非常光荣,谢谢您了。今天接受您的采访,这也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页。最后让我通过一碗茶,来表达我对您的谢意。谢谢您了。
水均益:那么也让我把无形的茶碗端过头顶。谢谢您!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