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 | 古琴 | 山居 | 书法 | 修行

用美学设计生活

枯山水

川端康成因为成长过程中的不幸,造成了他阴郁的性格,他厌世的宿命似乎透过日常生活里对美的点滴体悟而得到了救赎。

川端康成茶道

(川端康成。日本新感觉派作家,著名小说家。曾获日本政府的文化勋章、法国政府的文化艺术勋章等。)

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美是上帝给人类最大的救赎。只要有发现美的心灵,任何人都能享受美所带给人的领悟与愉悦。

从前有个富有的皇帝,他搜刮人间奇宝,享尽人间的富贵、锦衣玉食,志得意满的他觉得人生也就是如此了。忽然一天,门外有一衣衫褴褛的乞丐求见,说有天下至宝要献给皇帝 。皇帝大为惊奇:你这衣不蔽体的乞丐会有什么宝贝送我呢?

乞丐走入金碧辉煌的大厅,他说 :陛下,我要送你的礼物在宫门外,请您移驾。皇帝真想看看这礼物,于是起驾来到了宫殿的外门,乞丐说:皇上,我要送你的礼物就是这晒在身 上暖洋洋的、冬天的阳光。

这是成语“野人献曝”的典故,也说明了美的境界不是金钱能买到的。

中国在短短的三十年,经济经历突飞猛进,由贫转富的新贵们,以追求高大上为美的目标,以金壁辉煌为美的标准,以拍卖价格决定艺术品的高下。

中国的现况和茶道大师千利休所处的时代有些类似。在人心浮夸、权力及欲望横流,穷得只有钱的日本战国时代,千利休像个有创意的行为艺术家,他透过喝茶这行为,茶席这仪 式,用禅学意境、独处的美学与天人合一的生活理念,对抗着当时的乱世的主流价值,他不停地创造事件来讽刺权力中心,甚至和当时的霸主丰臣秀吉,透过茶席来对抗,最终遭 秀吉的赐死。

千利休处于十五世纪末战乱不止的日本战国时代,那些靠打打杀杀起家的武士及诸侯,透过战争抢来的资料及浮华奢靡的生活方式,向外显示自己的武力及强权。千利休却用柔弱 的茶道美学,以一己之力,扭转了当时浮夸奢靡的美学流行,引导人们转而欣赏Wabi-sabi,侘(wabi) 寂(sabi)的美。

什么是侘(wabi) 寂(sabi)的美呢?其实侘(wabi)这个汉字已经流失不常用,原来代表的意思是“寂寞”“贫穷”“寒碜”“苦闷”。

千利休像个艺术家,用激烈的行为艺术,对抗当时空洞、虚无、衰弱的贵族美学。透过他的Wabi-sabi对美的主张,将许多已经没有能力感受美的人心重新启动。

千利休

《千利休》电影剧照

千利休看不惯当时浮夸的价值观、沉沦的生活方式,他采取的方式是提出全然相反的美学主张,他直击人心,就像国王的新衣里的小孩,清晰指出土豪们没穿衣服的窘状。

他直接迎战土豪的生活方式及价值观,用最褴褛的茶室空间接待贵族及武士们,那些权贵们进入他的茶室,因为门太低,必须除去华服甲胄,矮身低头进入。

千利休认知到浮夸躁动的人心才是看不见美的病因,因此他用大自然中纯净的美来凸显人造物的可笑,即使是一支残缺的茶碗,摆上了刚从院子里采来,露珠儿还在花瓣上颤动的 牵牛花也是美极了。他重新设计茶室,把华丽茶席降为仅能容身的四叠半,把茶室入口改得窄且小。

他的茶室建材窳陋粗制, 用草及土搭建,没有什么装饰,他的茶席上,没有密谋合议,没有严肃谈话,没有音乐助阵,只有风声鸟叫。

他用这样的空间形式、纯净简单的茶席、绝对坚持的审美,达到他的主张及艺术效果,果真这些贵族们把不必要的装饰除去后,回到内心世界,真正发现了自我的价值及人生理想 ,于是他们成了千利休的门徒,追随千利休对于生活美学的主张。

现代工业文明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使得整个社会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向前发展,同时也带来了诸如个性的丧失、人性的淡漠、精神的焦虑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工业设计以 技术的可能性和进步性为根本,以市场为价值取向,而牺牲了风格的多样性,牺牲了人对自然与生俱来的家园般的联系,使人成为陷于城市孤岛的可怜虫,把人类推到了环境污染 、资源枯竭的危险境地。

西安茶道培训,西安艺术培训

当代许多设计师为了掩饰自己缺乏才华,做了许多华而不实的工作,用苦劳来换得功劳,例如把裙子剪裁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把咖啡杯做成怪异的造型、把建筑物变成了个丑怪 的大雕塑,这些缀饰,繁复的造型及花边让设计变成了浮滥的专业,这种现象在当代中国特别明显。

其实设计的本质在于好用,世间任何好用的东西都需要师法自然,向大自然学习,自然界发生的任何事情、现象、表征都有其道理。那些长得特别古怪的树木是为了追求阳光而扭 曲,那些蜿蜒入海的河流,也是因为顺应地形地势地质条件。

当你了解了自然的道理,也就明白了设计的根本原理。古代的工匠,他们的设计来自观察自然,来自生活经验,造型是实用、生活经验及文化审美的综合结果。

现代的设计师,环绕在复杂的资本运作、媒体广告、社会心理、对于品牌的欲望等中,反而失去了设计的本质,他们追求无用的造型及缀饰,他们创造许多无法使用的建筑、器物 ,最后成为破坏自然、人文、个体生活的垃圾。

西方在60年代也兴起极简主义(Minimalism)运动,透过对抽象表现主义的反叛开始而走向极至,以最原始物件的形式来表现艺术家或作者的艺术概念。不再借着作品对观者意识的 压迫及强制表达,开放作品自身在艺术概念上的意像空间。

极简主义

当然,人心混乱的社会是无法理解自然的审美、朴拙的民间工匠设计。

西方哲学家 Leonard Koren在介绍侘寂的一本书“Wabi-Sabi: for Artists, Designers,Poets& Philosophers”中有一段话:Pare down to the essence, but don’tremove the poetry. Keep things clean and unencumbered but don’t sterilize. (削减到本质,但不要剥离它的韵,保持干净纯洁但不要剥夺生命力。)

千利休的茶道及其主张的侘(wabi) 寂(sabi)之美,历久弥新地重新在这浮华的世代,犹如暮鼓晨钟的敲响我们的心灵。千利休其实是个行为艺术家,他的茶道是个伟大的艺术,让 我们在粗陋、寂寞、贫穷、寒碜、苦闷的状态,直指人心让我们发现状态与本质的美。

没有生活痕迹的家,不过是个影子。

著名的巴西建筑大师MarcioKogan,以他所设计的豪宅“Redux House”为背景,拍摄了一个短片参与2014年 “时空的存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平行展。

Redux House

Redux House 照片

Redux House位于巴西圣保罗附近海边,是栋现代极简主义的别墅,有着绝佳的比例与简洁的线条,透过大片玻璃落地窗,室内与与室外的自然海景、绿地相互呼应。

这真是个完美的建筑,令人不由自主地爱上它。

以这栋完美建筑为背景,片名“那不是我想要的(That was not my dream)”的短片,整个场景只有一位美丽的家庭主妇和充满妒意的男人旁白。影片中那个旁白的男人用浓厚的 英国腔,控诉着这栋令人一见就爱上现代极简建筑。

他说:就是这栋以玻璃、水泥和原木所组合的冷冰冰的建筑让我的婚姻破裂。他的前妻苏珊娜因为太爱这个房子,像中了邪似的,任何的摆设被移动了,都要立刻恢复原样,家具 、地板、桌面不允许沾染任何灰尘、水渍。美丽的厨房、浴室,用过了要马上擦拭乾净。连早晨煎个鸡蛋,都得小心翼翼地害怕溅出油渍,破坏了这个完美犹如镜面的炉具。但是 谁愿意住在一个冰冷、没有生活痕迹的房子里呢?男人无奈地旁白着。

中国式雅致生活,生活美学设计

当然这是一种暗喻,建筑师用幽默的方式表达他作品的完美程度,竟然让女人爱上,甚至不忍心使用,不忍心用人间烟火的日常生活去破坏它。

完美的住宅空间令人向往,但生活并不是从此就完美了。

这虽然是个寓言,却真实地反应了许多富人阶层的生活,尤其是当代中国,许多新贵把家当成了一种炫富的装饰品,把生活空间当成了冷冰冰的博物馆,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了空洞 的赚钱机器,家只是一个昂贵的艺术品。

我经常举办各类以生活美学实践为主的活动,这些并不具备豪奢形式的活动,却经常让人咀嚼、回味再三。因为我想要陈述的观点以及想要达到的目标,在于把人们带离物件、设 计本身甚至日常惯性,进入形而上的境界,真正体会除了眼耳鼻舌身之外的心意。

美好的生活空间,是有皮壳的,是复杂的,是新旧夹陈,是充满了故事的。复杂的生活空间需要各种混搭,新旧杂陈、今古对话、自然与艺术相互融合。完美的建筑也许要有建筑 师的专业才能实践,完美的陈设也许要有具备丰富艺术修养的陈设设计师才能提出好的建议,但自家生活空间的美学却需要居住其中的人,透过日用生活去实践它。


转自:中国周刊 原作者不详,若果侵犯到作者版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表示感谢!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