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 | 古琴 | 山居 | 书法 | 修行

谁最中国

无用回家

倪妮
白色中式雪纺长裙(熙素)姜黄色针织羊毛长外套(生姜)倪妮

时尚媒体采访了多位中国设计师,试图通过他们的作品和生活方式,来重新定义“中式风格”。马可带来「奢侈的清贫」、蒋琼耳展现「中国传统美学」、邱昊把玩「东西结合游戏」,还有那一群以「中式」为设计元素的年轻设计师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淡化表面的中国元素,强调文人精神的「新中式」风格渐成一派。传统的中式情怀其实与当代生活并不冲突,现代人也可以采荷迎夏、围炉叙话,也可以与亲友体验四时情怀,生活得雅趣诗意。

馬可|奢侈的清贫

马可的“无用空间”坐落在北京美术馆附近。你可以说它是一家“商店”,但是作为商店,它却显得十分特殊:到访者需要提前预约,才能踏入店堂;店里没有店员和导购人员,每个上门拜访的客人都会有一个“无用生活顾问”,他负责介绍空间、物品背后的故事,但绝不能向客人进行推销。

这家位于东城区闹市的店铺,从去年九月开幕至今,没有做过大规模宣传。推门进去,就走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清静地—幽深的光线、木质的桌椅、童年的木马、北方土炕上还盖着蒲草垫子。有的客人在这里当场失声痛哭,还有人在回去之后写来长信,讲述自己内心的感动。

设计师马可
设计师马可为云门舞者试衣并为其调整舞衣

服装设计师马可耗时将近六年,缔造出了这个心灵世界。在“无用空间”里,她的精神理想与她的设计理念合抱在了一起。她所展示的不是服装,而是对脚下这片土地深深的乡愁。
2006年,马可带着纯粹艺术化的系列“土地”,在巴黎时装周期间做了展示。这个“不为平常穿着”创作的系列,在西方世界受到了瞩目,被伦敦 V&A 博物馆收藏。2008 年,作为第一个进入巴黎高定日程的中国服装设计师,马可带着织布机、纺纱女和一个静谧古老的中国,站到世界面前。这场发布的名字,叫做“奢侈的清贫”。
无用回家

五个字,道尽了马可的价值观,又像是马可这几年来的生活写照:她最常接触的不是同行,而是贫困山区的民间手工艺人,她研究他们的物品和技艺,也跟他们一起烧柴做饭。从他们的身上,她不但找到了安稳的精神状态,还确立了自己未来的工作目标:帮助更多在贫困山区的普通人,让即将失传的民间手工艺术得以发展。同时,她也希望带给都市人一些关于回归本质的思考。
无用生活空间起居室
无用生活空间起居室
无用生活空间厨房及餐区
无用生活空间厨房及餐区

法国时尚顾问马丁·勒何波尔曾经这么评价马可:“与其说马可在做一个服装品牌,不如说她在做一个道德项目,为这个国家输入她自己认为是正能量的价值观。”谈起能代表中国的价值观,马可说,那是她从小在书中所游历的一个君子世界:“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大丈夫也。”
旗袍美女的身影、龙凤呈祥的图案、巧夺天工的盘扣花样、锣鼓喧天的热闹场面这些被冠以“中国”,浓墨重彩的符号,在一盂清水中化去了。纯手工制作的棉衫麻衣上,浮现出了一个意境清远、安贫乐道的中国—文人士大夫的中国。

蔣瓊耳|有诗意的器物

在马可带着“奢侈的清贫”亮相巴黎的同一年,设计师蒋琼耳与历史悠久的法国奢侈品品牌爱马仕开始了一场慎重的、史无前例的合作。由蒋琼耳担任艺术总监,一个全新的品牌将要诞生。它的主题,是中国传统工艺,它的精神源泉,是中国传统美学。

两年之后的九月,「上下」的第一家店铺在上海开幕。首批推出的设计包括“大天地”、“天籁”、“桥”、“福器”、“云起”等多个系列,囊括了家具、茶具、服装、配饰。许多人称「上下」为“中国爱马仕”。对于这个称呼,从爱马仕到蒋琼耳本人,都表示并不恰当。爱马仕全球执行副总裁柯睿涵先生(Florian Craen)曾强调:“这是一个中国品牌,由中国团队在华开发,基于中国工艺,且主要在中国生产。我们不希望造成任何误解。”
蒋琼耳
藏青色双面羊绒马甲、白色羊绒长裤、如园系列戒指(all from「上下」)、白色亚麻衬衫(生姜)

蒋琼耳
雕塑系列羊绒毡斗篷、锦绣系列戒指、暗红色皮带(all from「上下」)、南洋黑珍珠耳环(SHAOO newyork系列)

设计灵感显然来自明式家具的木器、由景德镇的一流工匠制作的薄胎瓷器、色彩宛若文人水墨画的宝石手把件、宽袍大袖的服装、与老式布鞋形制相仿的鞋履—像在博古架上打地基,「上下」建构起一个玲珑而优雅的世界。如果说“无用”有古代歌行的浑厚古朴,那么「上下」就有骈四俪六的精美繁华。仿佛回到马可·波罗时代,它让西方人发出惊叹。不过说到底,真正能够理解这个世界的,只有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上下」创始人及艺术总监蒋琼耳
「上下」创始人及艺术总监蒋琼耳

蒋琼耳说,「上下」的产品线虽然多,但全部围绕着一件事物展开,那就是茶。“茶是传统,也是大家生活中的习惯。‘茶’所代表的气质,是绚烂而平凡,很淡,但可以让你流泪。以此为中心,我们设计了家具、茶器、茶服,衍生出配饰、酒器、玉器。”她将这些产品称为“带有诗意的器物”。
“矮纸斜行闲作草, 晴窗细乳戏分茶。”无论西方世界发明出多少种喝茶的方式,中国人永远以最懂茶的民族自居,且当之无愧。
去年年底,「上下」推出了茶叶系列,包括东方美人、梨山乌龙、佛手这三款乌龙茶,以及一款红玉红茶。以茶待客是「上下」店铺的习惯,这次上架的茶品,就是最受客人欢迎的几款。“不是最尊贵的,但是干净、健康。”蒋琼耳说。

雕塑系列羊绒毡斗篷(「上下」)、南洋黑珍珠耳环(SHAOO newyork 系列)
雕塑系列羊绒毡斗篷(「上下」)、南洋黑珍珠耳环(SHAOO newyork 系列)

姜窮|一颗能沉淀下来的心才最奢侈

与其说是蒋琼耳抓住了茶的文化内涵,不如说是中国人品茶的习惯自然而然地让人滋生出需求。一切从古老中国寻找灵感的当代品牌,都不能绕开“茶”这个既家常,又清雅的主题。从淘宝起家的独立设计师品牌“生姜”,以“禅衣茶服”作为标签,吸引了大量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银饰品牌“素(SU)”的两位创始人张沙娃和海燕,也是不约而同地将设计风格建立在茶道、香道的仪式感之上。

品茶、品香、抚琴、打坐,在极闹的世界里,做一个极静的人,不只花费金钱,更要投入时间。古老中国的慢生活,如今只能在折子戏的舞台上观摩。一为表演,一为现实,如何在两者之间划一条恰如其分的分界线?“生姜”的设计师姜穹过去在中式服装企业工作,“从三万块到三十万的中式服装”,她都见识过。她不希望这些服装仅仅属于有钱人,或者说只能在特定场合短暂地出现。

生姜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姜穹
生姜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姜穹

黑色双面羊毛大衣、灰色手染棉麻裤子(all from 生姜)、白色雪纺长袍(熙素)
黑色双面羊毛大衣、灰色手染棉麻裤子(all from 生姜)、白色雪纺长袍(熙素)

  “衣服是用来穿的,你买一件很贵的旗袍,也许平时不会穿上街。我希望我设计的衣服,在家可以穿,上班可以穿,见朋友或参加宴会都可以穿。我想象不同的人穿着它们去不同的场合,再穿出不同的故事。”她的设计来自于她自己的日常生活。她的顾客大多也是文人雅客,其中不乏中医、画家、琴师等职业人士。假如没有对这些服装所承载的文化的认同,普通人恐怕还是很难穿上它们,神态自若地走出门去。
  出生于艺术世家的蒋琼耳,将「上下」的设计重点确立在“手工艺”上。每个系列的产品,都以一种民间手工艺为基础,糅合简约、隽永的设计风格,加上对现代生活需求进行充分考虑,最终成型。品牌一创立就问世的“雕塑”系列,将游牧民族用羊毛制作蒙古包的工艺,用来制作羊绒毡服,没有拼缝,不见针脚,如天上云彩,浑然天成。2014 年秋冬的“揽月”手提袋系列,以传统竹篮为设计灵感,仿效江南缂丝的方式,将皮料与同色系缝线经纬相织,表现如同竹编的肌理和质感。一切产品都带有非流水线的特质,从考察到研发,再到投入生产,多则三年,少则一年。
  工艺的精美、产品的稀有,都在暗示着「上下」的奢侈品定位。然而蒋琼耳表示:“我们绝对不是奢侈品,但我们的文化价值、品牌价值很高。”她同时指出,「上下」既有售价高昂的产品,也有价格比较亲民的物件。“只要你对手工艺有兴趣,还是可以很轻易地拥有一些我们的东西。”
  比起「上下」的定价,“生姜”可谓亲民。然而,设计师姜穹一点也不讳言这种风格的奢侈性。她的着眼点不在售价,而在实现的途径:“中式是非常奢侈的,一件刺绣旗袍可以卖得很贵。这种奢侈所指的不仅仅是价格。在浮躁的社会中,一颗能沉淀下来的心才最奢侈。”

西安茶道培训
在姜穹的记忆中,东方女性之美,应该就在于她们特有的温柔安静的样子(模特:何若阳)
西安茶道培训
生姜中式改良立领长衫(模特:荣帅)

邱昊|看着电视吃饺子的中国人

2012年,女装设计师邱昊偶然得到一块棉麻混纺面料样本:浅棕底色之上,斑驳地泛出一块块淡米色,像面影,像花影,像一张破碎的墙皮,又像一幅年深月久的古画。以这批面料为起点,他构思了一个男装系列,灵感来自著名的连环长卷《韩熙载夜宴图》。
搭配和结构依旧是西洋化的:衬衣、外套、长裤、短裤。但面料的质感,服装的长度,领口、后襟和下摆的细节,乃至那一种松弛优雅的上身效果,都传达出在老照片里才能见到的东方神韵。黑色、檀香色、白色,均来自画卷中韩熙载的服装颜色。从中国传统服装中,邱昊提取出一个开衩的细节,以立体剪裁的思路,将面料裁出三角形,再往前折叠。走动起来像老式长衫那样,仍旧是一个开衩,但内在是西洋化、现代化的。

对这个游戏般的尝试,毕业于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的邱昊有自己的解释:“可能骨子里我是平面的,但是我接受了立体思维的训练,所以在解释传统平面衩的时候,也用了立体结构。”

邱昊与他的设计

48889461_15

这个系列的设计完成之后,邱昊做了一次静态展示,当时获得媒体的一致好评。与服装搭配的厚底“官靴”,以及与国外眼镜品牌合作生产的圆框眼镜,都带有浓郁的往日氛围。原本的计划,是将它作为 2013年春夏的一个特别系列推出。然而由于面料商方面的原因,生产计划终告搁浅。尽管遗憾,但邱昊将之看做老天的安排:“老天帮我,让我死心塌地做我的女装。”

在邱昊越来越纯熟的女装设计当中,看不到中式服装的影子。一切是顺势而为。在他看来,要找到中国风格,要先认识现代中国人。而穿西服、喝咖啡、开跑车的当代中国,已经失去了找回古老生活方式的环境。他认为,一个人不可能品着茶,闻着香,同时在 iPad 上追美剧。这些追逐国学的活动,“跟买一个奢侈品手袋一样,是一种消费文化。”
邱昊的观点,透露出一个成熟的时装设计师对市场的看法。“没有人希望用服装来把自己边缘化。如果你真的穿长袍马褂,穿传统中式,怎么融入现代社会呢?已经没有文化背景了。”他说。不过,如果把注意力投射到一个相对狭小的圈子,他或许会发现,人们在急切地寻觅着能表达自己文化身份的穿着方式—当然,他们可能不是他的目标客户。

其他設計師|

“云游”的设计师李登廷从小在道教文化的熏陶当中成长。在创立品牌之前,他花了一年时间,潜心研究中国古代服饰和民族服饰。谈起做“云游”的初衷,他表示,他找不到适合年轻人穿着的,带有中式风格的服装。“大家都觉得中国的、民族的就是土气的象征。”可是,每当在繁华的路段看到道士、僧人走过,他们那种与环境强烈冲突却又融洽的装束,总会令他深深震撼。

设计师李登廷
设计师李登廷定义自己的路线为“后现代中国古典主义”

“熙素”立意为小众顾客做精品服务。“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筱茗说,“我喜好老物件,交朋友、卖衣服也是随缘,闲暇时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兴趣相投的就成为朋友。”
设计师李筱茗骨子里的中国情结很深
设计师李筱茗骨子里的中国情结很深

西安茶道培训
熙素的设计以天然材质为主,棉麻、真丝、羊毛等令穿衣者舒服自在,也感受到设计师传递的淡然与温暖

西安茶道培训
素原首饰旗下“SU 素”创始人张沙娃和方海燕

以姜穹、李登廷、张沙娃、李筱茗为代表的这群设计师,没有设立宏大的目标,而是首先满足自己及朋友圈的需求。如果了解一下独立家具品牌“梵几”的销量,你会发现这个圈子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小,并且潜力十分惊人。这个由设计师古奇高一力创建的品牌,在短短几年内一跃成为国内最知名的独立家具品牌之一,甚至带动了一股设计制作实木家具的风潮。古奇的设计有北欧和日式家具的简约朴素,也有中式的淡淡禅意。圈椅、竹椅、禅椅以及罗汉床,都透出浓浓的中国风,但其改良设计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也能与现代公寓的装潢相得益彰。

提起“新中式”风格的兴起,古奇表示:“我不希望这样的生活方式只是一种‘风’,任何因为风气被淘汰的设计师都很可惜。我希望各种风格能并存,人们通过尝试,沉淀出最真实的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坦言,自己的家也需要磨合。之前,受到身为国画家的岳父的影响,他也曾将家布置成纯粹的中式风格。经过一段时间的生活,现在的家又渐渐变回了“中西杂糅”的样子。“生活方式最终要面对真实的自我,也就是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西方人养大的孩子,还是私塾出来的秀才?都不是,我是个看着电视吃饺子的当下中国人。”

设计师丁又乔第一次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兴趣,并不是在国内,而是在异国他乡。“2011 年,在圣马丁读书期间和朋友去 V&A 博物馆看展,偶然看到一个名为‘来自紫禁城的龙袍’的展览,在欧式的建筑中看到这样的中式美学精品,非常震撼。”她这样回忆当时的心情。

那次展览展出了从顺治到溥仪年间的 50 多件华贵服饰、20 件首饰细软以及15 件丝质衣料,很多服饰均是首次在欧洲展出。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本来面向外国人的文化展览,竟然唤起了一个中国女留学生的文化焦虑。“那一刻我想起了日本人对他们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扬。作为中国人,我们对待自己的传统文化,不要说传承,可能连了解都算不上。”丁又乔说。

不过,这种焦虑并不完全是坏事。相反,它让设计师跟自身的文化土壤拉开一段距离,更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定位。在丁又乔看来,“新中式”意味着传统文化的再发现。

西安茶道培训
一直在西方文化环境中生活学习的丁又乔,逐渐发现东方文化的美

西安茶道培训,美女
灰色刺绣装饰中式棉衣(乔 JOQIAODING

蒋琼耳说:“中国传统的情怀其实与当代生活并不冲突。现代人也可以采荷迎夏,也可以围炉叙话,也可以与家人和朋友体验四时情怀,也可以有雅趣与诗意的生活。”她喜欢普洱,她那中西混血的儿子也学着品起了普洱。也许这就是“新中式”风格的入口。不一定冠袍带履,不一定提笼架鸟,琴棋书画,也不必样样精通。只需打开一页窗扇,古老中国的斜阳就能照射进来。不学你也能懂,因为它是你与生俱来的情怀。

————————————————-
注:轉自創希品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