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 | 古琴 | 山居 | 书法 | 修行

古琴与行者

古琴培训,西安古琴培训

古琴是四艺之首,自古就是圣贤、君子之器,也像一面镜子,折射着圣贤、君子之志心。琴人内在的修为、情感、乃至情绪,都会在弹奏中化现于琴声。如行者所言:“我是什么样的人,就弹出什么样的琴。”

古琴培训,西安古琴培训那家好?

行者,作家、当代学人、琴人、旅游卫视特约主持人。

十年间两次遍走中国、亚洲等地。作品有《天上大风》(中信出版社)、旅游卫视《穿越桃花源》10集纪录片;“古琴与尺八”主题演奏会;编订《弘一大师开示录》;新书《行者音风录》(心游HeartJourney)、《世界古琴图录》出版中。

他身着汉服,携古琴、尺八、读佛经、儒家经典,一度四处寻访高人、上下求索真言。近年,直到他在古琴上获得深刻体悟,始将先前所学,由博、泛转为精专,流浪、自由的灵魂,终于驻足下来。

西安古琴培训,古琴培训教育

三千多年前的一天,天悬晓日,水波不兴,宫商未引,弦寂不鸣,十指挥间,琴音乍响,如见千山将倾,如听万壑青松。传说中,那是古琴之声的第一次响起,一扫九州岑寂。或许是舜、是伏羲,又或许是神农用一脉清音拨响了中华大地独有的音韵,低沉且古朴,广袤而苍茫。天地间未闻之清音,于中正和雅中隐着铮铮的金石之响,于清越辽远中透着潺潺的水流之音,宫商交错间留白出一声顿挫,声声扣魂。
究竟是“伏羲作琴”“神农作琴”,还是“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如今已不可考,然而这足已说明古琴历史之悠久。作为中国古代地位最尊崇、年代最久远的弹拨乐器之一,古琴在“琴棋书画”四艺中列于首位,历来是圣贤、文士之知己,有“众器之中,琴德最优”之说,其深厚内蕴,足以正人心,亦足以传千古。

万壑松风琴

行者藏“万壑松风”琴

形貌·中华化形
古琴之形貌、特质,自诞生来就与我国传统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脉渊源,仿佛由中华化形而成。在后来的传承与发展中,这一特点也延续和保留了下来。
古琴有三种音色,散音象征地,按音象征人,泛音象征天,蕴含“天地人”三才;琴长为3尺6寸5分,代表一年365天;琴有13徽,代表一年12个月以及一个闰月;琴面为弧,象征天,琴底为平,象征地,暗指古时“天圆地方”思想;古琴原有五弦,由粗至细分别代表君、臣、民、事、物,意涵内合金、木、水、火、土五行,外合宫、商、角、徵、羽五音。后来,周文王为纪念死去的儿子伯邑考,增加一弦,武王伐纣时,为提振士气,又加一弦,最终形成传承后世的“文武七弦琴”。
纹理·岁月长卷

断纹是古琴的勋章,是它在漫长生命里磨砺出的肌理纹路,亦是爱琴之人为之痴迷的岁月长卷。对于一把古老的琴,不需多言,甚至不需奏响,那优雅古朴的断纹就已经昭示了无尽的传奇。
断纹指的是古琴表面因为长年风化和弹奏时的震动而形成的断裂痕迹,是古琴年代久远的象征,也是价值的表现(这一点并非绝对,因为断纹的形成也与工艺、保存等多种因素有关)。一般而言,古琴不过百年难出断纹,年代不同、材质不同,断纹的样貌也随之不同,较常见的有流水断、龟背断、牛毛断、梅花断等等。断纹之美,以及它所代表的惊人价值,让断纹的仿制手法层出不穷,但是比之天然断纹,仿制的断纹看上去往往显得生硬,哪怕手艺再巧夺天工,也只能仿造痕迹纹路,绝难雕琢出痕迹背后的时间感。
岁月沉沉过去,千古的魂就凝聚在这层层的木纹里。这是多么神奇和美丽的事情,看着它们缓缓展开,层层铺陈,仿佛能遥见它当年主人的模样,在一张张不同的面孔中,见证一代代绵延不绝的传承。

古琴培训,西安古琴培训

“26岁以前我四处流浪,那时怀揣着开悟、用中国文化拯救世界的大梦。后来我发现,路漫漫其修远,做一件事,是需要很大的耐心、毅力和智慧来完成的。现在我选择停留下来钻研古琴,开始做一些更真切的事,就像从行云钻进了平淡生活,了解了张充和先生‘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的真意。’”

心探索:你与古琴是如何结缘的?

:许多年前的冬天,我在云南束河与正福草堂主人陆誉夫先生及一位书画大师小聚:雪山脚下,阳光从四周的透明玻璃照进雅致的琴室。我们就这样坐在阳光里,陆先生折了几枝正艳的梅花,用炭火、铜盆煮起岩茶……那宁静片刻,琴室中播放的吴门琴曲《梅花三弄》,一瞬间古琴的静雅和逍遥一下撞进我的心,我为此深深震撼。当时的一切——环境、精神、知己——全部恰到好处,美得好似人间一场梦,自此我领略到古琴的魅力。

当灵魂受到震撼,会颠覆一个人的生活,行者从此终日痴迷于习琴。起初,他住在北京,每周坐高铁去江南随师父学琴,长此以往几乎耗尽他全部积蓄。后来,他为习琴干脆搬去了江南。

心探索:这样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是什么让你坚持不懈?

 者:古琴的音色,浑厚时如同钟声,轻灵时又像珠子滚落银盘,美不胜收。它丰富的内蕴和它教化人心的力量,也让我痴迷。古人言“众器之中,琴德最优”,这绝不是一句空话。

练琴久了,有时也会觉得枯燥,但最终它的魅力还是难以抗拒。印象特别深的是我学《梅花三弄》,花了整整一年。每次去上课我都会想,该学新曲子了吧?但老师还是让我练这首,一个音、一个音地反复纠正,甚至让我练习盲弹。慢慢我明白,老师把很多要传授的东西都融会在一首曲子里了。现在很多人两个月就学好几首曲子,个中差别,恐怕学的人才能体会。

行者学习古琴的日子里,相继遇到了裴金宝、林友仁、叶名佩、林西莉等诸多当代古琴大家,多次为老先生们的德行、琴志所打动。“有段时间,一位老先生出车祸伤了腿,未等康复就非要继续教我弹琴。那时他的腿只能平放在床上,腿上是缝线过后像条长蜈蚣一样的的伤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老先生就是这样给我讲课。他给我带来的,是让人几乎热泪盈眶的感动,他传承古琴艺术的志心,也让我震撼。”

西安古琴培训,古琴教育

心探索:所以你甘心为古琴放弃“四海为家,浪迹天涯”的生活?

:是的。以前我的生活,几乎每天都在行走。不论流浪或游学,斗笠、背囊、尺八、书随身一带就走了。但古琴不一样,一方面它珍贵、体积大,不便携带;另一方面,四处行走不能每周坚持向老师学习。

年少时我总想游览天下,寻访高人。当以古人、前辈为师的阶段差不多经过。现在,我乐以自然为师、自心为师,所学之物,也由博、泛转为专精。当我决定以古琴作为终生志向时,就留在了江南。这是生活方式上的巨大改变,我第一次体会到古人说的“安身立命”。

心探索:能谈一下这种“安身立命”的感觉吗,与之前如何不同?

 :26岁前我四处流浪,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甚至生生死死。那时我还揣着开悟、用中国文化拯救世界的大梦。但现在我发现,路漫漫其修远,做一件事,是需要很大的耐心、毅力和智慧来完成的。

如今,我停留下来,钻研古琴。我开始做一些更真切的事,比如跟一个摄影师合作,策划拍摄一系列中国古琴大师和流派的影像。我每天练琴、读书,做饭、扫地,感觉就像行云钻进了平淡生活,却过得更加真切,也开始体味到张充和先生“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的真意。

行者古琴,西安古琴培训,古琴培训

行者在古琴游学途中,曾遇到过一位精擅古琴的道士,在弹奏某首名曲时,每次都恰好用时5分零6秒,众人对其娴熟的琴艺无不为之赞叹。行者一度也觉得道士的琴艺很好,只是不也存有疑惑,弹奏古琴音乐,是该一成不变地追求古谱上的乐曲,还是把师古不袭古,更应抒发自心的音声呢?

2011年,他在北京去拜访古琴家林友仁先生,提出这个问题。林老先生正在熬药,转而告诉行者,一个琴人,对弹奏时长的把握,只能证明琴艺上的相对水平,但这并不表示对古琴音乐的深刻理解,也谈不上演奏古琴的境界。“人不是机器,哪怕你炒同一个菜,每天放相同的配料,都未必烧出来完全一样的菜味,何况是弹琴呢?”渐渐,行者体会到了古琴演奏中的“随心而发,顺乎自然”。如此一来,琴音将不求而自美。

如今,弹琴是行者每日最重要的事,通常他都会仔细地清扫琴桌、沐手、焚香,通过充满仪式感的过程肃穆自心,步入古琴的意境。为了更好地修习古琴,他还开始学习太极。

心探索:太极与古琴之间有什么关联?

 :吴兆基老先生一生弹古琴80年,练太极70年,他说:“弹琴用的不是手臂的力,也不是肩膀的力,而是浑身的气”。练太极时,如果你的手很僵硬,打拳就没有力气。弹琴也一样,如果用死劲,声音就很闷,而当身体完全放松时,气血畅通,声音也饱满、有力、灵动。通过练太极,可以大大提升演奏的品质。太极、古琴、个人修养,它们都是息息相关的。

心探索:这是“古琴养心”的意涵所在吗?

:是的。人的先天气脉是通畅的,但因后天的种种忧虑、焦躁而产生堵塞,弱化身体的本能。当一个人烦恼、挂虑时,就是在耗费自己的心力。而弹琴和太极,却可以修养心力。

西安古琴培训,古琴培训,古琴教学太极的“虚”,其实是蓄劲,看似柔弱,却能摧毁至刚的东西。弹琴也是同样的道理,当你沉肩坠肘,浑身放松时,气意流畅,精神就会贯穿到指尖、琴音里,琴声也会格外的动听,这是人的身体、内心的返现。而当你处于这样的状态,身心就会在无形中得到调整。练琴日久,我也感觉到自身修养的提升,和内心的无比充盈。

曾经,某国家级电视台邀请行者拍摄纪录片,他却因练琴而放弃。同时,因为一个学生的认真、投契,行者在自己生活并不富裕的情况下,赠予学生一张古琴。

在行者看来,琴人最终要透过古琴,回归自心。“涉物之初,为物而往。涉物之极,则是必归于心。注重从物上观心,从心上涉物。”如此,古琴即是一方修行道场,以琴为镜,修正内心。

——————————-

本文为转载 来源:2014.1期《InnerLight心探索》杂志  采访、撰文/墨墨 摄影/刘媛媛 李振帮


Comments are closed.